#一切同人半退圈状态#

手握一铲走天下,处处留情处处坑。
不过最近得了一种刚开坑就想坑的病_(:з」∠)_于是默默用脑洞筑起我的小巢

only玩得敲开心,虽然被抓壮丁之后就傻逼兮兮地蹲摊位上没去勾搭其他太太。
但我真的从来没想到,我人品居然有爆发的一天。
来嘚瑟给大家看看,顺便说一声最后留下帮忙收拾东西的时候意外听到白焰有5本剩余,大概是有谁漏掉了,总之抢到一本。
别妒忌我哦,哈哈哈哈哈!
感谢海紫太太 @Ksama-X

又到了一年一度睡觉被梦折磨的季节了(痛苦)

之前的梦都不记得了。

前天的梦大致还记得,估计是跟我妈就这个话题才吵架过,以及确实寂寞。
梦里最开始我居然跟一个挺优质的男生互相有好感,还没等进一步发展对方却死了。然后,好像是灾难爆发,有丧尸出现不过总体情况还是能控制的。梦里的我去找准•已死•男友的妹妹,好像那个女孩有啥特别的所以我除了照顾她还要保护她。
梦里场景最美的,估计就是晚上廊外看花船那段。河岸的走廊很宽,估计也是末日的问题没多少人在上面晃晃悠悠。在这段剧情里面我貌似瘸了腿坐在轮椅上,一边扯着轮子走,一边看向对岸夜色中的花船,像楼船一样高大,点点橘色灯光穿透船窗出来,映得黑乎乎的河面一片花亮,令当时的我觉得,莫名有种羡慕安稳的感觉,要是...

那些年我们为码字所恶补的‘常识’

哎,深有所感。
开脑洞是很容易的,但是查资料,用细节和逻辑去完善世界观的工程量不是一般的大。
说真的,或许最好写的就是现代都市文了_(:з」∠)_

曲桐:

为了增加个人涵养高三时期看完了诗经、世说新语、乐府诗集、商务印书局的唐宋词辞典、儒林外史等等…然后发现,并没有陶冶到多少情操(点烟
记得当年描写积雨云,还百度了一下这个云长啥样(。)
没有百度我怕是活不下去了


林木晚夕:



刚刚和隔壁圈一个太太聊天。


1.我说我想把旧的那个鬼怪灵异的坑填上,她说,你填你填你填,


她还说我去看看你之前留的那个坑,如果好看的话我要来催你更新的!!...

Kyrja:

一个关于笔刷调节参数的教程,希望能给用数位板写字的小伙伴们带来一些帮助❤

下班路上,被莫名其妙地忽悠了5块香火钱……

(  ̄д ̄;)???

虽然跟本本上面各种以毛爷爷为单位的捐款数没法比,不过我本就是一无神论者,就意思意思???

坚持到现在我觉得也很佩服自己了,

想哭,很想辞职,

可是一辞职就活不下去了,难道还要向家里要钱吗?

不努力的时候,我认错,可是努力了还被骂敷衍,我是真的难受。

难道不愿意占用下班后的时间是错的吗?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确实要提高防范意识呢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

说得好,于是来问:螺蛳粉比较惨,还是古龙水更躺枪?[doge]

拉普拉斯定理:

以螺蛳粉为例,说说我眼中抄袭、撞梗、引用和借鉴的区别:
1.抄袭和撞梗
A和B都写男主出车祸失忆之后爱上女主——这是套路;
A和B都写送外卖的男主出车祸爱上路边卖螺蛳粉的女主——这是撞梗;
A先写送外卖的男主在路上踩到一坨榴莲摔倒,手里的螺蛳粉飞出去又倒扣回男主脸上,男主因为吸入粉丝险些窒息,路人纷纷掩鼻只有酷爱螺蛳粉的女主上前做人工呼吸救醒男主。
C把榴莲换成香蕉,螺蛳粉换成桂林米粉——这是抄袭。
2.抄袭、引用和借鉴
A写:螺蛳粉有种让人怀念又痛恨的味道,爱憎纠缠、混沌复杂,恰似我前男友的校服领子——他是柳州人。但...

在被扣工资,并且还没抢到火车票,新年请假很有可能批不下来的这个月,终于人品大爆发了一回……不,也有可能是人品补偿,不论如何,感谢太太!
嗷,好喜欢本子! @墨汐

新年快乐啊新年快乐~
自从开始实习之后,感觉我的懒癌症也进入了末期,没救了嗯。
其实靖苏脑洞和伞修脑洞一直都有慢悠悠地脑补。

然而,试着看了很多原耽言情之后,有想连载自己的原创文的想法。
并且这想法真的脱缰了!

最初构想的是,宇宙即将坍缩时,第十二维高度上某个星球的人决定自救,将自己的星球拉下一个维度,结果玩脱了星球不断坠落,各种生命和文明死亡又兴起这样的一个故事背景。
讲的就是最初这第十二维原住民实施自救计划的科学家最后制止星球坠落,还挤进第四维度某个星球的轨道与之成为双子星的故事。

嗯,这个高维度种族很有意思,人一生有两辈子,第一辈子履行自己的义务,完成自己的责任,第二辈子就是享乐和弥补遗憾...

[靖苏ABO]远妻其二 黛瓦旧(片段)

说我现在已经脱坑都没错,看多了其他原耽再返回来,感觉很多同人都看不下去。
就随手写几个段子,其实这篇还能不能成文我已经不知道了,我只知道想写的很多,但上班之后真的懒得写东西orz
想到的有林小殊中心,幼时求学被正三观的《将军无骨》;某天琰帝发现自家柜子突然出现一大堆来自各个平行世界的苏先生和小殊之间的通信,并在兴致勃勃地阅读完毕后加入他们的《茧中书》;以及世界观和背景设定已经庞大到我hold不住的妖怪AU《长庚天》

(剧情上,这片段是景琰某天急冲冲进了酥胸房间求助,发现酥胸私下居然是已婚太虚的装扮,顿时有种侵犯他人隐私,就像误入深闺少女房间的尴尬。但是事情着急,两人也没在这上面多说一句啥。
然后几...

科学吧,我一直认为是借由人的嘴,说出世界运转本已存在的真理而已,除了假科学。

同理论物理喝茶:

分享一篇我喜欢的文章,仅此而已

存在我电脑里许久,今天翻文献时又看到了它,我很喜欢最后一句话

在巨型粒子加速器和太空望远镜背后,科学是世界的一种运转方式。简单地说,它是一种传统。人类历史的那些最黑暗时刻告诉我们,即使是最昌明的文化传统也可能会遭到破坏或遗失。或许,这就是投身科学的学生现在必须了解的最重要的一课。

上班日记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同事,终于从“我觉得你真是一个习惯独来独往的人哎”,发展到:

“会不会聊天,啊?会不会聊天?我觉得我迟早有一天肺都要被你气炸了!”

于是在我默默表示“需要给你准备一管502吗”之后,她更气急:“你怎么粘?炸的是我嘴巴吗,我的肺你怎么粘?”
好吧,然后我就闭嘴了。

忆昔某天,我们因为不会用公司演播室厕所门,而一起困厕所里出不去,还被其他部门的人围听了个研究怎么从里面开厕所门全过程的傻逼友谊。
哦,还有我们干活时,看见淹水的新闻里有人踩滑一脚栽进水里的视频,默契笑出来的冷漠人心。

果然在网上,真理和严谨是不存在,

存在的只有

“我看你顺不顺眼”和“你说的话合不合我心意”

一切语言都可以被扭曲原意然后人身攻击

然后纠缠不休

今夜月色真美

其实在这个敏感的时期,写自己看完诚哥新作君名的事儿,大概很有可能会被炸成一朵中秋节烟花。不过,管他的呢XD

在硬卧车厢过道,我和我舍友面对面坐着。
从隧道出来后,真的有那种破开浓夜迷墙,视野豁然开朗的感觉。我想这里心情也是有的,我对自己即将步入下一个城市,在那里生活、工作,用自己双眼看看其他地方的人们的人生,对这充满迷茫又不管苦累都期待着的日子,以自己的方式来迎接。

所以当银雾一样的月色铺满天地,清泠的纱幕将远近的矮山层层分隔,我抬首凝目高悬天空的,体态丰腴的凸月,心下想的是:果然无论何时,我都特别爱看着晴夜的月。

大概没多少人愿意花一辈子,从出生到死亡都活在井底里,然后从井口,从别人口中...

_(:з」∠)_

不行了……我……好想……写文……快要死了……让我写文啊……

可恶的万恶的开题报告!


我还等着给靖苏tag做贡献!都下滑两个名次了!

话说靖苏和带卡两个tag,老在死磕呢……

[诚台/妖怪AU]我们是来报恩的,但是恩人又死了 (二)未完注意!

段子文,原剧时间线和世界观,只是多了妖怪设定,但是不一定走原剧套路

前排继续恶搞、人物崩坏、OOC预警!


看长度大家就知道,肯定这章没写完。但是我今天心情有点糟,急需转换下心情,然后就来发文辣!如果没写完就发文打扰到哪一位,不好意思Orz

完整章发出后,这一段或许有不同程度的修改,剩下章节部分会在这一周内补完。

来自日夜颠倒夜猫子的,晚安~/


04

日后,当一切痛苦与悲伤都成为过去,明诚被问到,他这漫长又传奇的一生中,最令他难堪的那一刻。

他立马像是回想到什么,抿嘴搁起似水柔情的笑弧。若说难堪,只能是,让他哭笑不得,又怀恋无比的——

“我和我伴侣的初次见面吧...

快要结束假期了,想起一件令人悲伤的事

导师说,我们专业的实习必须要找关联的工作岗位

想了想,电视台我是真心没意向去,没出路的,可是做综艺不行吗,我对娱乐没兴趣

但是报社,基本都是一天要写七、八篇新闻稿的。不忙的时候都没劲产出,忙死了的时候还写什么文?


然而想想,诶,那我不就可以锻炼出神一般的写文手速?!

于是我兴奋了,

“老师,呃,我在网上有写小说的兴趣!”

我家导师托了下镜框,慢条斯理说:


“写小说是一回事,写新闻又是一回事。”


啊……我的眼泪,涛涛如江水。

媳妇儿的文,完结了୧(๑•̀⌄•́๑)૭

我要发帖庆贺!

大家快来吃我狗粮!(*/ω\*)

寒枝寒枝,最喜欢你了!

[凯歌]石头和绿豆的厨房

只是个小段子,818的车是赶不上了,都是我舍友提醒得太晚的错,哼╭(╯^╰)╮

王先生生日快乐୧(๑•̀⌄•́๑)૭


窗纱飘动,琉璃球撞击风铃杯壁发出清脆悠长的响声。

客厅撑了个三脚架,佳能EOS-1D X Mark II镜头正对着电视柜后面的厨房。

王凯握着根法棍,刚翻完冰箱从厨房出来,瞧见胡歌在摆弄单反,探头:“还没好啊?”

胡歌眼盯屏幕一眨不眨的,头也不抬回他:“快了快了,凯哥呢?”

“等你老半天了,来。”

王凯从镜头底下递出半米多长的拐杖糖,被胡歌嗖地抽走。

“嘿,凯哥看我的!”

拐杖糖在胡歌手里调了个头,身手灵活的胡少侠趁王凯没反应过来偷袭,一棍子冲胳肢...

1 / 5

© 叶蔚暮 | Powered by LOFTER